赤子網——中國人物新聞網站|新聞熱線:010-85891267
當前位置:首頁 > 縣域經濟 > 主播“圓夢計劃”被喊停 酷狗音樂陷入版權費紛爭

主播“圓夢計劃”被喊停 酷狗音樂陷入版權費紛爭

2019-06-05 11:44 來 源:投資者網 作 者:陳宣 瀏覽 字體:

  參與酷狗“圓夢計劃”的音樂制作人在酷狗突然關停計劃后集中爆發不滿。酷狗在官方微博表示,單方面終止合同的原因在于部分制作人的歌曲質量不過關,但音樂制作人們對此理由卻并不買賬

  《投資者網》陳宣

  5月29日,針對近期掀起的音樂制作人維權風波,酷狗音樂官方微博發表聲明稱,突然中止活動的原因是在“星愿計劃”(圓夢計劃)活動中接到了大量主播投訴,反映音樂質量不達標,有商家通過不正當競爭手段獲利。

  此前,酷狗因單方面終止“圓夢計劃”,被指對音樂制作人與主播造成“上億損失”,且從今年4月開始遭音樂人集體維權。但在酷狗的聲明之后,一眾音樂人也紛紛在微博進行反擊,表示對酷狗關停計劃的理由不理解,此外,酷狗因為部分音樂制作不過關而對其余音樂人“一刀切”的做法顯然不妥,雙方各執一詞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酷狗直播的營收成為其母公司騰訊音樂(NYSE: TME)營收的重要組成。此次關停,是否意味著酷狗的直播業務已到天花板?

  推計劃造星

  過去一年,酷狗直播在造星上有諸多動作。

  2018年5月,酷狗推出了酷狗直播學院、新生態扶持計劃,8月上線了直播造星節目《酷狗直播101》,9月又推出頭部主播線下LIVE秀計劃。2018年1月25日,酷狗直播在“2018音樂新聲態發布會”上宣布其2018年歌手直播目標,對標2017年的295位直播歌手、1.23億次直播進房人次、702張付費專輯發行和2.2億元直播歌手營收,酷狗直播將在2018年完成入駐1000位歌手、3000張發行付費數字專輯以及5億元數字專輯營收的目標。

  此外,酷狗直播的營收成為其母公司騰訊音樂營收的重要組成。招股書顯示,由全民K歌、酷狗直播和酷我音樂創造的社交娛樂收入占比由2016年的50.8%上升至2017年的71.3%。2019年Q1,這個比例達到72%。

  截至2019年Q1,騰訊音樂總營收為57.4億元,同比增長39.4%;歸屬于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9.87億元,同比增長17.4%。相比上季度歸屬于公司股東凈虧損8.76億元,本季度轉盈。

  2018年7月,酷狗發起一項名為“圓夢計劃”的活動,酷狗旗下“5sing商城”作為原創音樂的定制交易平臺,供音樂制作人和酷狗主播作為買賣雙方在商城上進行選購交易,最后錄制成曲上線。

  據了解,“圓夢計劃”更具體的內容,是酷狗希望通過打通數字專輯從制作到發行的線上線下流程,包括提供籌集資金、詞曲制作、專輯發行等,幫助主播擁有自己的原創作品。在此之后,粉絲在直播間購買數字專輯支持主播。酷狗通過這種“數字專輯眾籌+音樂電商”的模式,試圖探索新的數字音樂消費方式。

  該計劃的運營模式是由參與計劃的音樂人或音樂公司作為商家,制作原創歌曲demo,自主定價并上傳至酷狗的“5sing商城”。酷狗的主播則通過粉絲眾籌的方式獲取資金來選購demo,然后定制屬于自己的原創歌曲,而歌曲的版權則由歸酷狗所有。在這其中,商家、主播、平臺、粉絲各有所得。

  但這個“完美計劃”卻只短短運行了幾個月。

  急速關停惹爭端

  2019年3月8日,酷狗突然通知將于3月25日關閉商城交易,叫停主播“圓夢計劃”,然而酷狗卻在3月22日便提前關閉,因此被指對音樂制作人造成“上億損失”。據音樂制作公司稱,損失的來由是公司受酷狗方委托為其墊資制作歌曲,但由于酷狗關閉商城的行為,導致歌曲未審核,費用也未結算。面對音樂制作方的不滿,酷狗隨后承諾將于4月17日重新開放商城,但至今仍未開放,隨即引發音樂制作人的新一輪維權。

  關于版權費,《投資者網》收到來自廣州瑜泰傳媒有限公司、上海妙一刻傳媒有限公司等14家公司發布的“酷狗欠款”公示,根據公示粗略統計,共涉未結金額2253.7萬元。截至發稿,《投資者網》暫未能從酷狗方取得對該金額的求證。

  圖為《投資者網》收到的音樂公司發布的部分“酷狗欠款公示”

  涉事的上海妙一刻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音樂人鄭冰冰提供給《投資者網》其在“5sing”音樂商城后臺的訂單記錄顯示:共122個訂單,其中70首顯示“作品審核通過”,其他則是“待平臺審核”狀態。

  酷狗曾于4月份和5月份先后兩次對事件發表聲明。酷狗直播CEO謝歡在4月17日表示,中止計劃的原因是發現“有音樂商家標高作品價格”、“以不同程度的返利行為誘導主播導致不公平競爭”等,5月29日的聲明又稱是因“大量主播投訴音樂質量不達標。”

  此前,根據微博網友介紹,酷狗音樂面對有余額未使用且未選歌制作的主播提出兩種退出方式:眾籌資金直接退回,或者折合成直播平臺道具。但對于音樂制作人,酷狗在4月15日給出的解決方案是要求按底價折賣歌曲,一般3-5萬的單曲版權費,被要求降到了3000或1萬元出售給酷狗。

  鄭冰冰認為酷狗在事發之后提出的解決方式正顯露其“真正目的”,表示“所有行為都是為了趁機壓價。”

 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主播行業人士對《投資者網》表示,“圓夢計劃”之所以會被取消,或許是因為很多主播都沒“紅”。“這是酷狗音樂送給旗下主播藝人的福利,本來粉絲送的禮物是四六分,用戶刷10塊錢,主播拿4塊,酷狗拿6塊。現在酷狗這6塊不拿了送給主播買歌,但最后很多主播買了歌沒幾個人紅,酷狗又少賺了很多錢。”該人士表示,酷狗的這個計劃是希望旗下主播都能當歌手,結果歌手泛濫,而歌的質量都不太好,才被迫停止。

  針對上述相關說法,《投資者網》致函酷狗,截至發稿,對方未予以置評。(思維財經出品)


[實習編輯:周英建]

收藏此頁 復制網址 我要打印 網頁挑錯
免責聲明: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赤子網(www.wjxtzs.icu)的觀點,不保證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。如涉及版權、稿酬等問題,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。
合作伙伴

赤子網系中國社會經濟文化交流協會主管、赤子雜志社主辦的中央級網絡新聞媒體,是《赤子》雜志官方網站。

  • 新聞熱線:010-85891267
  • 傳真:010-85891267
  •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關注微博:

掃描二維碼可關注微信公眾平臺

掃描二維碼手機瀏覽赤子網

備案號:京ICP備16019497號-1

監督電話:010-85896757 服務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赤子雜志社主辦 版權所有:赤子雜志社 Copyright?chizichin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父母欠债对子女的影响 几年前赚钱